北機組
圍牆邊
攝影記者的阿鼻地獄

蚊子多
餓昏頭
連相機都叮

綠油精
防蚊液
止不住他們對血的渴望

倚著牆
望穿眼
可惡的壞人怎麼還不出來




藍‧小梯子





紅‧大梯子





衣紅衣籃
一大一小
一高一矮
一胖一瘦
一白一黑
壁壘分明





這位認真敬業的大哥
就用這個姿勢
吊掛在寬不到三十公分的圍牆上
為的就是那決定性的瞬間
人客~~
給他一點掌聲吧!!

cjamy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1) 人氣()